暮光深处烟暖城(盛暮城唐烟暖)在线阅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哼哈手游网

暮光深处烟暖城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盛暮城唐烟暖,故事描述了盛暮城唐烟暖两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,暮光深处烟暖城内容精彩,不容错过!“我是今年刚被R公司研发推出的,主人这个问题,我不知道如何回答。因为我的系统里面没有答案,过去的五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,或许一直在R公司研发中心吧。”

推荐指数:8分

《暮光深处烟暖城》在线阅读全文

暮光深处烟暖城 第二章 你去哪儿了?

再醒来时,唐烟暖已是躺在一张柔软宽大的床上。坐在床沿边的男子,正神情专注地替她擦拭着脸上残留的血渍。

阳光从落地玻璃窗照进宽敞的房间内,在男人立体的五官上投射出明暗的光影,让男人那双藏在阴影中的眼眸显得深邃难测。

唐烟暖睁大眼睛惊异望着这个男人,仿若劫后余生,木讷地开口打破了静谧的氛围,“谢谢主人将我留下,我是R530号,以后一定竭诚为主人服务。”

盛暮城将那带血的毛巾扔在一旁,盯着她额角翻着皮肉的裂口,问道:“真不用去医院?”

唐烟暖努力勾起唇角,让自己的笑容显得灿烂明媚,仿若窗外的春光。

普通人伤成这样,势必要缝针。然唐烟暖却形如木偶,仿佛没有丝毫感觉。

“主人,真的不用,等下我自己修补一下就好了。”似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,她玩笑道,“呵呵,现在貌似也没有专门的机器人医院吧!”

盛暮城非但没有被逗笑,反而面色更显阴郁,沉声道:“那我给你上点药。”

“不用不用,主人我真的没事……”机器人需要用药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?唐烟暖从床上爬起来,试图展现出自己的生龙活虎。

然盛暮城却将她按回床上,固执地非要给她上药。

唐烟暖乖乖地躺好,作为机器人的第一条准则,便是要服从主人的命令。现在盛暮城是她的主人,他坚持要给她上药,那她也只能由着他。

虽然唐烟暖一直挂着笑容,仿佛感觉不到疼痛,但盛暮城的手却仍是止不住地微微颤抖。毕竟那逼真的皮肉,还是让人有些触目惊心。

隔着药棉,盛暮城的每次一碰触,都带着真实的触感,这让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唇色也显得有些发白起来,仿佛受伤的人不是唐烟暖,而是盛暮城自己。

上完药,盛暮城心中密布的疑云凝上眉梢。他的指尖与目光皆眷恋地停留在唐烟暖的脸颊上,久久无言。

唐烟暖一动不动,潜意识地告诉自己要习惯这样的对待。

像她这类的高仿真产品,少不了被客户这样抚摸和观赏。

因为她是私人定制,所以直接来到了盛家,跳过了在展厅中被人挑拣和亵赏的环节。

而今主人这样赏玩她,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她自然只能配合。

片刻之后,盛暮城终于开言,声音显得沉痛沙哑,“这五年,你究竟去哪儿了?”

一句话,猛烈地情绪就犹如排山倒海的潮水般袭来,将唐烟暖灿烂的笑容兀然冲淡,让那抹微笑霎时失了颜色。

眼前的男人目光幽深殷切,带着让人刺痛的灼热。沙哑的嗓音似粗糙的沙砾,肆虐着心外竖起的坚壳。

唐烟暖胸膛内跳动的心猛地一缩,眼底忽地发涩起来,然表情依旧平静如初。

说完这些,唐烟暖下意识地垂了眼眸,她不知道自己的答案盛暮城是否满意。

“研发中心……呵!你在研发中心……所以你不是她,你只是个机器……”

盛暮城神情落寞地低声重复叨叨着,目光始终停留在唐烟暖垂下的长睫上。

“是的,主人。”唐烟暖乖顺地低声应着,却觉得盛暮城的语调有些怪怪的。

果然,面前平静的盛暮城忽然冲她大吼一声:“五年了!你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么?!”

“唐烟暖!你就那么不想见我吗?那你又何必这样出现在我面前!你当我盛暮城是什么!”

盛暮城忽然情绪失控,挥手朝她就是一记耳光!

“啪!”地一声,唐烟暖霎时被打懵了。

还没反应过来,盛暮城已倾身上前,暴躁地钳住她的下颚,不受控制地怒吼着,“你应该知道,你可以骗得过全世界,可你骗不过我!”

瞬间,盛暮城的双眸变得腥红,暴戾地盯着她的眼睛质问着,“你没死,为什么不来找我?为什么!”

唐烟暖定定地回望着盛暮城,看到他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眸被泪水浸得通红,里面写满的全是伤痛。

这双暴戾忧伤的眸子,让她紧缩的心止不住地颤栗!

过去的五年,她去了哪里?

究竟去了哪里?连她自己也不知道!

这五年,鬼知道她究竟经历了什么!

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在人间地狱中淬炼成钢,往昔种种也早已随着当年的心碎,一并粉碎成了飞灰。

那个暴雨倾盆的黑夜,雷声滚滚,犹如催命的擂鼓;闪电惊裂,将那一张惶恐无助的脸映得惨白惊悚……

她不曾奢望过他的抱歉,她亦不曾对他有过亏欠!

有那么一瞬间,唐烟暖有扬起手还给盛暮城一记耳光的冲动。既是彼此早已不拖不欠,他凭什么打她?他又有什么资格质问她?

然她知道她不能,唐烟暖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,她是R530号。

现在的她身份是盛暮城的私有机器人,她没有资格去责打自己的主人,除非她想回到R公司回炉再造。

不堪的回忆在脑中一闪而过,唐烟暖继续弯起了唇角,平静如初。

“主人,您冷静一些,我是R530号。主人是不是把我错认成什么人了?”

慢慢地,唐烟暖发现盛暮城的不对劲,他的情绪如同在大厅里面一样,越来越不受控制。钳住她下颚的手,也是越来越紧。

温热的液体从床头如淅淅沥沥的雨点落到唐烟暖的前额,她起初以为是泪水,然当她抬头望去,才发现盛暮城的另一只手,正暴躁地一拳拳砸在床头的墙壁上,早已经是血肉模糊……

唐烟暖被惊住了,下意识地喊了一声:“主人!”

来不及思考其他,一把将盛暮城疯狂砸在墙上的手拉住,猛地翻身将他按在墙壁上,“主人,你冷静一点,你看清楚我是谁……”

话未落音,失控的盛暮城忽然低头一口咬在了唐烟暖的肩膀上。唐烟暖惊得浑身一颤,并没有选择反抗,更没有推开身前的男人,而是出于本能地顺势将他紧紧抱住。

而盛暮城则如同一个嗜血的恶魔,疯狂且贪婪地在她肩头吮吸……

血液的腥甜如同诱哄婴儿的乳汁,不知过了多久,狂躁的盛暮城渐渐地平静下来,就那样靠在唐烟暖的肩头慢慢睡了过去。

唐烟暖保持着同样的姿势,一动不动,无声地抱紧他,不知不觉间早是泪流满面。

阿暮……阿暮……

你这是怎么了?

她心中默道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