诡舍利全本完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哼哈手游网

我叫杨凡,我现在要讲的是一个真实而又诡异到令人无法置信的故事。 故事还得从村口的老井说起,今年南方洪涝成灾,全本资源支持诡舍利全章节免费阅读~!

推荐阅读入口指数:★★★★★

在线阅读入口>>点击阅读

安卓用户>>点击阅读

苹果用户>>点击阅读

诡舍利完整版阅读

北方却遇到了百年一见的大旱。村长组织了一个挖井队,说是再挖挖村口的老井,看能不能出水,解决一下村里的吃水问题,我跟我爹也是挖井队零时招募的工人。 挖井队刚要动工的时候,被村里一个叫刘半仙的人拦了下来,他说这口老井已经存在上百年,自古以来跳井***的不在少数,八年抗战的时候小鬼子又丢了不少尸体下去,老井不能再挖,容易招出冤魂来。 我跟村长都是不信邪的,下面真要是有那么多尸体,那就更该挖了,说不定还能挖上来两个烈士遗体什么的,报到县里,还能拿一部分奖励。而且整个村里就这里地势最低,最有可能出水,若是不挖,那我们这一村的人可能都得干死不可。 刘半仙见我们不听他的,顿时急了,死活拉着村长不撒手,最后直接睡到了井口上,村长拿他没办法,说等刘半仙回去了,我们晚上再来挖,这样不耽误事。 夜里十二点,挖井队再次到老井边上集合,没想到刘半仙又来了,还是死活不让挖。村长看夜深了,再不动工就真的要耽误事了,于是叫我爹把刘半仙捆了起来,又吩咐我爹看住他,免得他再胡搅蛮缠的。 谁知道这刘半仙力气奇大,虽然被捆上了,但我爹愣是制不住他,他一蹦一跳的还是来到了老井边上,我爹上前去拦他,两个人纠缠得不可开交,村长一急,也上去拉刘半仙,这一拉就出事了,我爹脚下没站稳,一个趔趄掉井里去了,手里拽着刘半仙身上的绳子,将他也一起拉了下去。 我急忙往井里一看,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,心里火急火燎的,说:“想办法救人啊!” 村长皱着眉,一时间也慌了神,拿手电往井里一照,老井深不见底,对我说:“你别急,人肯定要救,但不能这么贸然下去,谁知道这下面有多深?” 我说:“给我根绳子,我下去救他们!” 村长摇了摇头,一把拉住我,说:“小杨啊,你想救你爹的心情,我能理解,但是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,下面什么情况,我们都不知道,有多深也不知道,而且你要是出了什么事,估计你爹爹死了都不能瞑目啊!” 我急得再也说不话来,又拿了手电往井里照,这一照,我心就凉了,手电光竟然找不到井底,这井得多深? 一番议论后,村长回家拿来了长绳子,然后决定让我拴着绳子下去看看,我个子小,容易上来。 好在这井里没水,我下去倒也容易,但是当绳子放完了之后,我往下看,依旧是漆黑一片,还有多深,根本不知道,一时间大家都慌了神。 “爹?”我朝井里叫了一声,回音一下子响了起来,这么深掉下来,估计是没命了,我鼻子一酸,眼泪再也止不住了。 我被村长拉上来,坐在老井边上哭,哭着哭着我就发现井口竟然有一只手伸了出来! 这是一只沾满了泥土的手,食指微微弯曲,看样子像是来自地狱的鬼手一般!我的心猛的一沉,难道下面真的有冤魂不成?我想喊,可嗓子堵得慌,根本喊不出来,转念又想,那会不会是我爹或者刘半仙的手?要真是他们,我得去拉一把,但是我心里又怕是别的什么东西,一时间不知道咋办了。 那只手在井边上抓了两下,抓到老井边缘棱角,接着一颗人头从老井里冒了出来。 脸色漆黑,头发蓬乱,我仔细一看,竟然是刘半仙! 刘半仙将自己的脑袋放在老井边缘的石台上,一张脸苍白到了极点,他半眯着眼睛,说:“救我……。” 我连忙跑过去,拉住他的时候,拼命将他拉了上来,只见刘半仙蓬头垢面,衣冠不整,身上全是泥土,整个人狼狈不堪。被我拉上来之后,一个趔趄坐到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 “我爹呢?”我连忙问道。 “别提了!”刘半仙挣扎着站起身来,抖了抖身上的灰,面色凝重,转身就往自己家走,我急忙跟了上去,问道:“我爹呢!” 我几乎是吼出来的,刘半仙身体一愣,停住了脚步,冷冰冰的说了一句,“他摔死了!” 丢下这话,刘半仙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回走,速度更快了,我再次跟了上去,一把抓住刘半仙后背的衣服,将他扯了回来,他半晌不说话,而我的手也拉着刘半仙的衣服没松开。 “杨凡,你快回去,别再靠近这老井了!” “我爹怎么办?”我反问道。 刘半仙忌讳的看了一眼老井,冷冷的对我说:“你爹摔死了,我亲眼看见的,人死了还能怎么办,明天想办法把他拉上来!”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,但心里已经心凉了半截,鼻子一酸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这个时候刘半仙转过身,拉住了我的手,估计是怕我做什么傻事,说:“杨凡……节哀顺变吧,明天我们一定把你爹弄上来,你先回去吧。” 回家后,我心中悲痛万分,早已经慌了神,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盼着快点天亮好去救我爹。 大约是在凌晨两点左右,我隐约的听见堂屋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我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仔细一听,的确有脚步声。心说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我爹刚死,家里还招贼了? 我心里难过,心想这贼真是不会挑时间,我爹刚死就来偷东西,被我抓住了,非打死不可。 屋里的响动越来越大,听声音跟搬家似的。我抄起屋里的木棍,摸着黑往堂屋里走,推门就看到一个身影坐在堂屋里,背对着我,喘着粗气,咕噜噜的在喝水。我惊呆了,这背影像极了我爹,我想叫爹,可刘半仙说我爹已经死在下面了,这人不可能是我爹。 我转念又想,难不成是我爹的魂魄回来了?毕竟一般的小偷不会这么嚣张的坐在家里喝水,可是魂魄应该也不会喝水吧? 我心里咯噔一下,握紧手里的木棍,猛的按下灯的开关,看看究竟是谁! “杨凡?”那人看了看我手里的木棒,愣了一下,疑惑的对我说:“你……这是要干啥?” 我心里一阵狂喜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爹,我激动的跑过去,一把抱住我爹,说:“爹,你终于回来了!我还以为……家里来贼了。” 我本来想说以为你已经死了,但又觉得不对,急忙改口。 我爹点了点头,没说话,看样子是累坏了。我注意到他是有影子的,不是魂魄,更不是鬼! “刘半仙说你死了,吓死我了!” “啥?”我爹正清理着头上的枯草,一听这话,蹭的一下站起来,显得很紧张,对着我说:“刘半仙回来了?” 我点头说是,我爹却皱着眉说:“不对啊,他明明摔死在下面了,怎么可能回来啊?” 我愣了一下,说:“是刘半仙死了?” 我爹放下手里的杯子,认真的说:“是啊,我亲眼看见他掉下井里摔死的!” 我一听,顿时晕了,刘半仙说我爹死了,我爹又说刘半仙死了,两个人都说自己亲眼看见的,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死了? 我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刘半仙才是真的死人,我看到的是那个,是刘半仙的鬼魂不成?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