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夏日晴川言洛声夏晴紫言洛》小说最新章节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夏日晴川言洛声小说

“夫人,这是先生吩咐我们准备的早餐,请夫人用餐吧。”佣人恭敬的语气再平常不过。夏晴紫却是震惊不已,言洛为她准备了早餐?!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可以回到以前了?!

想到这里夏晴紫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甜蜜的笑容,心里也跟着轻松了不少。但是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夏晴紫还是觉得很难受,即便他伤自己这么深,即便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带女人回家过夜,但是一想到其他女人在他身下承欢的情景还是让她觉得难过心痛。

这种带着期望又忐忑的心情一直持续到言洛回来,终于被打破了。本来以为言洛已经对她的态度有所改观了,所以夏晴紫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下午,想要做一顿言洛爱吃的晚餐,可是等到晚上十点的时候,言洛才回来,尚带着满身的酒气。

可当他一进门就看到餐桌上满满一桌饭菜的时候,心里没有来由的生气,借着微醺的酒意一拳砸在桌沿边上,刺耳的碗碟碰撞碎裂声让他愈发烦躁,只一把将餐桌掀翻在地。

这把一旁的夏晴紫吓了一跳,不知怎么的却红了眼眶,她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,要让他这样憎恨自己,就连她做的饭菜也都这么让他讨厌?她还以为她们之间开始有点变化了。那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的痴心妄想?

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。夏晴紫转身就要走,可是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拉住了她。夏晴紫被扯得有些生疼,以前她很喜欢这双手,它不但修长干净,而且还能给她莫名的温暖,安心妥帖。可是现在这双手只会给她痛苦和折磨,夏晴紫想要努力挣开言洛:“你放开我!”

“放开?你不要忘记了,你是我言洛名正言顺取回来的老婆,你竟然敢叫我放开?”深邃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,他看着夏晴紫,嘴边弯起一抹冷意。夏晴紫慌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言洛,这么陌生犹如魔鬼一般的言洛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?

“你弄疼我了。”夏晴紫嘴里呜咽一声,只下意识地拼命挣扎着。只是她又如何对抗的过一个高大男人的力气,她越挣扎,握着她的那只手就越紧,直至在手腕处掐出一圈红肿。

她吃痛,泪流得更急了。突然,握着她的手松开了,夏晴紫抬眸望去,却是他冰冷而倨傲的脸颊,“我最厌恶就是你这幅样子,故作可怜!”

夏晴紫狠狠地一揩眼泪,积蓄已久的委屈在这时真正爆发了出来,“对,我是一个让人厌恶的可怜鬼,你要是真的这么恨我讨厌我,那我们离婚吧!”听到离婚二字的言洛脸色骤变。

“想离婚?”言洛眼睛里布满了殷红的血丝,一脸的危险看着在自己面前哭的是梨花带泪的女人:“我告诉你,永远不可能,就算是你死也只能死在我言洛的身边。”

说罢,他一把扯掉夏晴紫的外衣,露出她那雪白的双肩,无疑是又一波的视觉冲击。感觉到眼前男人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,夏晴紫倒吸一口凉气,无端地害怕起来,惊恐异常:“你要做什么?!”

言洛抬起血红的眼眸看了一眼夏晴紫,“你觉得呢?你可是我明媒正娶回来的女人,难道你以为每天就在家里做点家务,做做饭就可以了?你别忘记了老婆还有一个用处。”

“我让你放开我!”夏晴紫努力的想要挣开言洛的钳制,手毫不留情的将夏晴紫穿在里面的打底衫撕碎了。

夏晴紫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丢人过,虽然客厅里此刻一个人都没有,但一种羞辱感还是从脚底直到脑门,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勇气,拿起手边的一个就直直朝着言洛砸了过去。

言洛闷哼了一声,抬手捂着刚刚被夏晴紫砸中的地方,血慢慢的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,触目惊心。

“言洛!……我、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夏晴紫手一僵,手中的凶器砰然落地,一时间只觉得手足无措,本想要靠近,却又被言洛那恐怖的眼神吓得赶紧往后退,但无奈她的背已经抵着墙:“你别过来!”

“怎么?害怕了?”此刻的言洛就像是恶魔一般,缓缓的向夏晴紫靠近,额上血还在往下流,言洛也索性不管,只是鹰隼的眼睛一直盯着面前那个犹如小猫一样蜷缩在墙脚的女人。他喜欢看她这样的害怕自己,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目的。

他费尽心机将她娶进门来的目的,如今也慢慢的达到了,这女人并不像现在表现的一样这么的懦弱,她狠毒的一面他曾亲眼见过的,要不然当年悠然也不会死在她的手上。“求你……放过我。”

言洛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害怕的女人,缓缓地蹲下 身子,用手挑起夏晴紫瘦削却线条精致的下巴:“你求我?你为什么要求我?是你做了什么让我不可原谅的事?”

夏晴紫猛地摇摇头,她知道此刻不管她说什么都是错的。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爱着她的男人了,那个爱她宠她的言洛已经在结婚的那天死了,现在的这个言洛不过就是一个毫无逻辑的魔鬼。

想起惨死的悠然那个他最深爱的女人,却被眼前这个狠心的女人给害死了,他对她只有恨没有爱,就算有那也是他装出来的,假装爱她都让他觉得自己打心底里恶心,想到这里言洛敛去几分笑意,而后更大地扩大开来,冷若冰霜,“你求我做什么?”

话音刚落,他伸出手来,抱起蹲在墙角边瑟瑟发抖的夏晴紫大步朝搂上走去。楼梯并不算长,言洛每上一个台阶,夏晴紫的心就往下沉一分,她自然知道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什么事情,但是她害怕,怕新婚之夜的噩梦再次重演。

言洛推开房门,将夏晴紫抱进了热气腾腾的浴室,浴缸里早就已经放好了水,是夏晴紫替言洛早就放好的水,因为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。今天只是一个例外。言洛将夏晴紫使劲一扔就扔到了浴缸里,水被溅的到处都是,也将言洛一身全打湿了。

夏晴紫没有想到言洛会突然将她扔进浴缸里,冷不丁被呛了好几口水,心里终于掩饰不住快要爆炸的冷意。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像言洛这样对自己难道她就必须承受吗?要知道她可是他言洛的老婆,在名义上来说他们是平等的,所以他没有权利这样对自己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