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从此无心爱良夜苏无心沐良夜》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

从此无心爱良夜小说

街头巷尾的人,因为段瑞要来,在一次议论纷纷,东一堆,西一堆的聚在一起,对着上海的局势,发表着自己的看法。

丁弈与沐良夜同时都收到了这个消息,并且电报上说了,段瑞想要在浦东饭店举办一个舞会,并且还特别通知他们二人,一定要带上自己的女伴。

“这个老狐狸……”丁弈将电报扔在一边,嘴角浮出了一抹谑笑。

沐良夜看完,则是眉头蹙得越来越紧,对身边的秘书说:“打电话给夫人,告诉她这周五,去浦东饭店,参加舞会。”

舞会开始那天,沐良夜携曲云晴早早到场了,苏无心和丁弈却是姗姗来迟。

段瑞虽然年过半百,却依旧是一副健硕的模样,面容苍俊,目光如鹰,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。

“段帅,好久不见。”沐良夜伸手,姿态从容,优雅。

“沐坤这老**,没想到能生出你这样的后辈,真不知道祖上是积了什么德,好小子,有你的,现在都成上将了……”段瑞拍着沐良夜的肩膀,一副满意地表情,扫眸又看了旁边的曲云晴。

“现在这是有了佳人在侧?真是事业家庭两得意,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呀……”

“段帅,您过奖了。”沐良夜恭敬地说道,声音低沉中带着磁性,眸中有道光影,转瞬即逝,重新又恢复了平静无波。

丁弈今日穿了藏蓝色的西装,与苏无心香槟色的晚礼服,交相对应,两个人脸上都挂着得体的微笑。

“段帅,不好意思,来迟一步,无心她知道您来,特地去挑选了礼物,希望您不要介意。”丁弈将手中的礼盒交到了,警卫员手上,微微点了点头。

警卫员刚想放下,段瑞使了一个眼色,警卫员将礼品盒,交到了他的手上,盒子上的丝绸被抽开,里面是一瓶西班牙红酒,Torres在法国红酒品牌中一直高居首位,口感细腻甘醇,在国内并不多见,这一瓶也是苏无心托朋友才买到的。

“果然丁弈的眼光没有错,没想到苏小姐,连我喜欢喝红酒都注意到了,真是体贴,看来丁弈这小子,以后有福气了。”段瑞哈哈大笑,盯着苏无心说道,看上去心情大好。

丁弈眉眼含笑地注视着苏无心,眸光中带着宠溺温润,苏无心笑着,可是却有些尴尬,眼中的笑,也只是浮于表面,并没有到达眼底,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丁弈,暗暗叹息了一声,对不起丁弈。

虽然别人看来,他们是天生一对,郎才女貌,可是只有苏无心知道,她和丁弈只是一对假情侣,丁弈是为了帮她,才不惜造成这样的假象。

沐良夜观察着苏无心的脸色,拳头不自觉攥了起来,嘴角掠过了一抹讽笑,心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样,虽然不明显,却让他身体一颤。

曲云晴眼角的余光睨着沐良夜,在转过头来看苏无心,更加恨恨不平,一双眸子,像是要把苏无心戳出一个洞来。

苏无心去一边拿酒杯,将红酒倒了杯子的三分之二,她端着红酒,一步一步走了过来,曲云晴心思转动,计上心来,将左耳的珍珠耳钉,摘了下来。

她手中攥着珍珠耳钉,趁机将珍珠,扔在了苏无心的脚下,苏无心一个趄迾,差点摔倒,沐良夜迅速上前,一个转身,将苏无心抱在了怀中。

四目相对,他们二人的眼中只有彼此,沐良夜握着她的右手,红酒一点都没有洒出去,摇晃了几下,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
苏无心呆呆看着他,他一张英俊的脸,在她的眼前放大,薄唇抿着,凤眸中的目光幽深晦涩。

他们就这样拥着,好像外界的景象都不复存在,只剩下了彼此。

电光火石之间,苏无心脑海闪过了,沐良夜朝她开枪的一幕,她回过身来,猛地推开沐良夜,手中的红酒猛地悉数洒在沐良夜的身上。

他矜贵的西装上,满是红酒渍。

“无心,你没事吧。”丁弈上前,轻声询问她。

苏无心摇了摇头,迎上他深邃的眼眸,语气平静,“我没事。”

曲云晴擦拭着沐良夜身上的酒渍,焦急地问:“阿夜,你有没伤到哪?”

“无碍的。”沐良夜虽然身上有些狼狈,一张俊脸却更加显得得天独厚,不慌不忙地对着段瑞说,“段帅,小辈衣冠不整,先下去换一身,失陪了。”

“去吧,沐上将,自便就好,你我都不是外人,论辈分你还要称我一声叔叔那?叔叔岂有为难侄子的道理。”段瑞目光如炬,目光锁着沐良夜说,他话中有话,沐良夜听得明白,这是在警告他。

坐上汽车,曲云晴才小心翼翼地冲沐良夜开口道:“阿夜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曲云晴是何等的聪明,自然知道,段瑞刚才警告的意味。

“云晴,以后不要在搞这种把戏了,你当真以为别人看不出?”沐良夜抚了抚额头,声音清冷干涩。

“阿夜,我……”曲云晴嗫嗫地,抬眸看了一眼他,想要解释什么,却被沐良夜打断了。

“现在苏无心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?难道你还要赶尽杀绝?”沐良夜面色冷峻,一丝笑容也没有,声音中带着隐隐约约的威胁,让曲云晴不自觉有一种压迫感。

二人陷入了一种寂静当中,这种寂静针落可闻,像是轰隆雷鸣之间的那段空隙,在预示着更大的风雨。

曲云晴手指紧紧攥在了一起,她眸光越发阴鸷,这种感觉,让人不寒而栗,像是黑夜中有一只毒蛇在慢慢逼近。

“你先回公馆吧,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,就在前面下车了。”沐良夜眼底的冷光,渐渐外溢,不容置疑地说。

沐良夜下车之后,曲云晴恨恨地看着他的背影,拳头死死握着,她两道眉毛拧着,脸上满是狰狞。

参加完舞会后,丁弈带苏无心去了上海最出名的梨园听曲,虽然苏无心是留过洋的,可她毕竟是当年的旧派小姐,所以独爱一些老物件。

天蟾剧院也是这里的老建筑了,来唱的也是一些名角,今天唱的这出戏是“牡丹亭”,严格意义上来说,牡丹亭并不能称之为京剧,而是应该叫昆曲。

在昆曲没落之后,才有了京剧的成熟,作为百戏之师,苏无心是从小听着昆曲长大的,唱腔身段都极美的折子戏,是苏无心的最爱。

猜你喜欢